江彦儿❁

林大强同志忠实粉丝
末日乐园白月光

【文手挑战】【礼酒】约定

林三酒蹲下来,用手指戳了戳洁白的蛋壳。

在万妖窟里臭名昭著的林大强同志头顶着四溢的傻气,与一只圆滚滚的蛋相顾无言。

不是说礼包吗?这怎么办,打碎了?炖了?还是孵出来?

不对,我怎么孵。

作为一个能动手绝不动脑的伪意者,林三酒第一次体会到了茫然无错。

波西米亚将神识收回,表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这是妖后的球,它身上的妖气和三千年前天母记下的几乎一样。”

“不对啊。”林三酒将蛋向上扔出漂亮的螺旋翻:“小妖王诞生那帮败家的老东西不得郑重通知四海八方,再宴请八天八夜宾客吗?”

“……它爹是个精灵。”

林三酒怜惜地摸摸它的壳。

合着是妖王头顶的大绿帽子。

“所以说你三个月打下来一个蛋?”波西米亚的脸完美地诠释了幸灾乐祸:“天母指引你去孵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

林三酒没有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大绿帽子,揉了揉眼睛。

可能是单身久了,看个蛋都眉清目秀的。

“天母在世之时,天地为炉。盘古、女娲一开天辟地,一补天造人。二人仙隐,世中分六族,鬼族长于阴戾荒芜之地,精灵宿于静谧隔世之森,亚兽生于泥沼大河之川,意者存于澄澈天空之境,妖族诞于烈火呼啸之域。”林三酒微微颔首,难得严肃地看着季山青:“你本为妖族后裔,生于我意者,养于我意者,今日在天母前为你授成人冕,愿你谨遵碑上刻训,不失本心。”

季山青接过她手中的短刃,向青葱般白白净净的手指上一划,等血滴进池中,朝着她眯眼笑了笑。

林三酒咽了咽口水,这蛋白白净净,颇有大家闺秀的影子,也不知道怎么被自己养出来的。

季山青瞄她了一眼,把手指抬起,用舌头舔下血珠,滑过鲜红的唇和洁白的贝齿,欣喜地看见林三酒瞪大了眼睛。

叮!调戏姐姐一次。

“你怎么又咬手了!”林三酒的语气像一位正直的老母亲:“你小时候我托卢泽买了多少斤苦瓜才给你这毛病扳回来的啊。”

……果然还是高看姐姐了。



“这是个好孩子。”她闻到了玫瑰的香气。

“但你不该这样,对吗?”

女人走到她身边,像一条化骨的蛇,缱绻旖旎的气息缠着她,柔软的长发被午夜的风吹起。

林三酒没有回头:“我知道。”

红裙绕过洁白的脚踝,在天空之境异常清晰的月光将她打造出雕塑似的美感,她的眉梢微微高挑,表达出对林三酒回答的不赞同。

“如果不是妖族能历经抽骨之痛者寥寥无几,这天下可就容不得别族了。”Bliss仿佛要触碰天上的月亮,豆蔻染红的指尖描绘着已接近圆形的轮廓:“你们意者的事,我不便插手。可待他真正200岁时,你可就瞒不住了。”

“若他能成功,星象骤变,各大族群起而攻之,你怎么办?”Bliss的语气轻柔而慵懒地陈述事实:“若他不成,你身为护法人会遭七成反噬,你要知道,他身上的一半血脉是我们精灵族的,两族本就相克,他活这么大实属不易,你如何保证,他会成为的是下代妖王,不是……”

“Bliss,不会。”林三酒猛地上前一步,打断了她:“他身上没有一丝气息,他多干净啊……”

他不该经历,他多干净啊……


落在水里是不能溺死的,只有沉在水里,一动不动,才真的没有生的希望。

挣扎的,那是一线生机,即使渺茫。

季山青慢慢坐了起来。

他清楚地感受到了鲜活的,富有生机的味道。

那是血……我是个怪物。

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姐姐的库里偷偷拿走了一样东西

它很锋利,一下子就能刺穿皮肉。

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里,红金色的液体从冰冷的玄铁旁涌出,顺着苍白的皮肤流下。

他痛苦的喘息着,满意的笑了。

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

林三酒颈边的碎发被吹起,她闭上了眼。


人族一直很热闹,街边随处可见的小东小西差不多被季山青摸了个遍,

林三酒身为典型流浪汉一大半时间见不到影子,四海八方到处闲逛,还惹回一大堆狐朋狗友,稀奇玩意看见不少,可季山青从还是一颗蛋起就被抱回天空之境养着,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最远距离是结界边缘的小山坡采采野花,在林三酒心里光荣的成为没见过世面的小傻子。

林三酒在季山青的成人礼之后,就打着让季山青开开眼界的名义,带他来了人界。

他的相貌算得上乘眉眼柔和像是个白白嫩嫩的水豆腐,被林三酒打扮成小姑娘的样子和她寄宿在一位有的是臭钱的好友家里,有过几面之缘,可对于他平时糟蹋自己脸的乞丐行径和满屋堆的烟草酒坛还是抱有很大成见,并且对他放着好好的继承人不作非来人间历练的破理由产生了怀疑。

姐姐最近经常一个人出门,有时也看见她结伴一起回来,有时是一个很好看,像是精灵族的金发男人,或是一个面无表情身后背着刀的人,只是笑容有些变少了,每天都好像急匆匆的,浑身上下净浮躁的气息。

林三酒自认为经历过大风大浪,心态保持的已经很好,可她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徒劳的等待,无谓的沾染一身风尘疲惫。

季山青剥好了最后一颗葡萄,擦了擦指尖的汁水,拿起椅背上搭着的帕子罩在林三酒还在滴着水的头上,轻轻揉着。

“姐姐,这么久了,快月圆了啊。”

林三酒抿了抿唇,有些干涩:“真快啊。”


在不知道第几弹时,我终于写完了第一弹……的一半
为自己鼓掌👏

P1:没有姐姐的地方,都是很冷的
P2:夜半酒鬼扰人清梦
在一个美好和谐的数学课上,我想起了舒舒的生日,看了看桌上的作业,放弃了写手最后的尊严
我现在在爸妈睡着时蹲墙角用偷来的手机发晚了N天的贺礼,我……尽力了(ಥ_ಥ) @da舒

星火(黑化注意)

黑化!黑化!黑化!
极有可能引起您的不适,不喜千万不要下拉
就是一个在卢泽去世后心灵变态的39折磨12,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写,当我有病好了













冥想之境拥有的不仅是飘渺,它像是泼洒水墨的画,又想浓丽中的一抹青白。

“你又在想什么。”他的声音像老式的收音机,断断续续。

末日将世人的躯壳刨开,而大洪水冲刷了压抑,丑恶的心脏一遍遍被切割碾碎。

听到了机枪的扫射,翻卷了的刀刃进入了无辜的躯体里的声音了吗?啊,还有他们的歌喉,多像肖邦的夜曲,美妙至极。

第一声啼哭不代表着洗涤,黑暗不过只是被遗忘在了骨髓里。他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看,只不过是切掉了他的胃,就这样看我,真是令人不舒服。

“想不想撒点辣椒?”我看见火苗舔舐着烤架:“你的看起来很筋道。”

没想到人格的完全体竟然这样逼真,我确定在烤的时候清楚地看到了脚踝处的筋和断口骨头的螺纹。

他吐掉了,难道没有熟?但作为浪费的惩罚,我挖了他的眼睛。

居然晕过去了,没意思。

明亮的太阳驱逐了黑暗,若是永夜,又怎会有星火?

少年长睡在冰棺里,我看着他的面庞,试图将嘴角弯出弧度。

没关系,来日方长。

红鹦鹉螺小朋友的睡前故事(云酒)

孩子啊
原来的红鹦鹉螺很乱很乱
有好多的人
他们都像爷爷奶奶一样特别厉害
他们一直在流浪,他们没有家
他们努力的活下来
中心十二界有一个哥哥很有名
他的名字妈妈不能和你讲
这个哥哥有一个好朋友
她是个很伟大的人
还记得上次去博物馆胡哥哥给你讲的极温地狱吗?
他们在那里第一次遇见了
那个哥哥被姐姐偷走了一样东西,哥哥很生气很生气
就派自己的手下去找姐姐
姐姐玩躲猫猫好厉害,哥哥一直没有找到
在这里,两个人又相见了
姐姐变得更高更厉害了
“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哥哥朝姐姐喊
两个人一起打跑了一个坏人
哥哥就原谅姐姐了,两个人成了很好的朋友
之后啊
哥哥发现姐姐有了一个弟弟
“她怎么能有更亲近的人呢?”
哥哥又生气了,一直想赶走弟弟
他们一起待了好久,弟弟也走了,哥哥姐姐又分离了
见面时,哥哥受伤了,姐姐把他带回自己的房子
他们相爱了
“妈妈,然后呢?”
然后?然后啊,姐姐和她的好多朋友们,战胜了大大的怪物,救了爷爷那一辈的好多人
哥哥和姐姐战胜了末日,战胜了时间,就像童话书里的神仙一样,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妈妈的睡前故事印在了孩子心里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撞到了一个奇怪的哥哥
那个穿皮衣的哥哥眯着眼睛,很可怕的样子,但他身边的缠着绷带的姐姐拦住了他
那个哥哥叫人偶师?姐姐那么叫他
他居然叫姐姐蠢货,真讨厌!
我以为哥哥不喜欢姐姐,但在胡同里姐姐亲了他一下,哥哥一定是笑了

故事一直流传了下来
主人公呢?没人知道他们去哪了
或许在偏远的地方安居吧
但孩子们总能看到一对伊人在晚风里
执手共渡夕阳

(礼酒)葬花吟

军官39X戏子礼包
严重occ
挺无脑的,写着玩玩。




台上人水袖飞扬,一曲唱的婉转动听。

林三酒轻轻一望,几个想要出手的男人瑟缩了一下,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季山青被打断倒也不恼,微微屈身行了个女子的礼,出口却是清亮温润的少年声音:“谢姐姐相助。”

林三酒有些惊讶的望了望他略有突起的颈部,露出一口白牙:“举手之劳。”

------------------

人人皆知,黛青楼最有名的戏子被林家的女军阀带在了身边,一口一个姐姐甚是亲密。

一众对季山青窥探已久的人无不慨叹,但想起林三酒的名声,便只能在心里不忿。

估计也只有他那姐姐看不出季山青眼中的倾慕之意了。

--------------------

“这批军火……”

话被叩门声截断,林三酒眯起眼看着手中拿着托盘的季山青,指尖微微蜷缩。

“姐姐,你又忘记进晌食了。”季山青的语气微微有些气闷。

他又能知道什么呢?

林三酒因为自己的多疑愧疚了一下,接过的对方手中的点心:“我在花园里修了秋千,去看看吧。”

季山青跺了跺脚,转身走了。

“大帅。”对面的军官皱着眉:“这个戏子……”

“他早已不是戏子了。”林三酒淡淡打断,咬了一口点心。

她怕是不知,此刻自己眉眼间净是温柔。

----------------------

林三酒被一帮老朋友灌的眼冒金星,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踉踉跄跄摔到地上。

季山青本在秋千上捧着古籍,听到响声后急急忙忙奔来,却被林三酒瞪的发毛。

“你!”林三酒忽然举起手,季山青心头一跳。

“你……你给我……唱曲吧。”林三酒被季山青扶起,嘴里模糊不清的念叨着。

季山青万万没想到是这句,不禁笑了。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林三酒听着,向杯里倒了些酒。

月色朦胧,眼前人并未上妆,少了脂粉香气,越发显得清俊。

在赞叹自己眼光之后,林三酒又有些不高兴:“这什么词啊……”

“姐姐想听什么?”季山青笑得愈发温柔,一步步走近:“桃花扇?天仙配?”

林三酒没有回答,反而递上了酒杯:“枇杷酒,甜的。”

想了想又加一句:“美酒配美人嘛。”

果然,和醉鬼是不能沟通的。

他接过了酒杯,在林三酒饮过之处抿了一口果酒,便印上了对方的唇。

林三酒迷迷糊糊地被撬开齿关,任由季山青的动作,一口酒全进了自己口中。

“是挺甜的。”季山青搂着靠在自己身上的林三酒,又饮了一口。

---------------------

“姐姐?”

颤抖的声音响起,季山青无力地跪在地上,怀中抱着双目紧闭的人。

他处心积虑,忍辱负重,千算万算却不知自己动了真心。

林三酒身处高位多年,碗袖中藏着匕首已是习惯,最后却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杀尽了所有人,却没有保住这一人。

姐姐还是太善良了,为什么相信自己呢?她明明尝出了那盘点心是冰凉的。

季山青吻上了林三酒的唇。

……是苦的。




---------喜刀就此停止,不要向下拉





“姐姐……”看着怀中刚刚醒来的人,季山青心情甚好。

那一刀伤了肺,林三酒的气息几乎断了干净,却是救了回来。

林三酒搂上季山青的腰,轻轻地啄了一下对方上翘的嘴角。

“甜吗?”

人生理想

好想戴着子熹的琉璃镜
顶着太子的草笠
打着fafa的红伞
吹着WIFI的笛子
弹着二哥哥的古琴
扇着风师娘娘的扇子
嗑着飞机爸爸的瓜子
甩着冰妹的捆仙锁
摸着江宇直的狗
发着梅麻的牌
听着沈老妈子的念叨
被一众追杀
和你们在这吹牛逼

(季山青)古风短句

轮回末世,无尽深渊

君曾赐我浮木,我现与君安宁

君念众人之劫难,吾却只怀心中一人

望君笑颜,万担皆释然

一诺千金难换,一梦便是千秋

筑得繁华,等君归来,共度余生

还未开始的青楼游记(风水)

风水
闹别扭前提
特别短,特别傻

“水师兄……”灵文有些崩溃的声音在通灵阵里响起:“你弟弟和老裴……唉……”

能把在文件山里轻松自如的灵文逼成这样,想必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众神官屏气凝神,强行压抑上扬的嘴角,一脸激动地在自己的神殿里听着。

不对,自己就是神官,想必黑水沉舟和血雨探花也惊不着。

“灵文。”师无渡被喊来,声色明显有些不悦:“那小子不长记性,净给我闯祸!”

“水师兄……”灵文似乎抹了一把汗:“风师与你吵了一架后,和老裴下凡去……青楼了。”

青……楼?

待确认无声后,众神官刚要炸起,又一道声音插入。

“我操了!我真是操了!”风信的怒喝声响起:“他妈的谁干的!慕情你个王八犊子!”

“你少血口喷人!鬼才有时间炸了你那破殿!”慕情无故被骂,万分不乐意:“风师和他哥打架刮的!就你那破屋子早该拆了!”

又来了……听南方两位武神互骂的众神官大概清楚了来龙去脉,心里感叹原来刚才看到的一坨不明的木头是俱阳殿。

水横天就是水横天。一阵唏嘘。

人界

“不愧是裴将军,青楼走的如此轻车熟路”师青玄的声音有些发闷,带了三分的赌气。

被人缘超好的风师大人讨厌,又和臭名昭著的毒瘤交情甚好,实属不易。

裴茗深处三毒瘤之位多年,练就一张钢铁般刀枪不入的脸皮,对于这种小打小闹就如清风一般让它过去。

谁让这小兔崽子有人护着呢。

裴茗在心里学慕情翻了个白眼,一转头差点从云上掉下来,话硬生生憋在嘴里。

风师大人不知何时变了女相,手里敲着风师扇,端着一张从蜜罐里泡出来的,现在却苦海深仇的脸。

不嫖人,去被嫖?

待二人到了目的地,本该是被莺莺燕燕包围着的烟花之地一片冷清。

小兔崽子一路被各色目光洗礼,心中更为不快,抬脚向老鸨走去,却被一只手薅住了衣领。

自家哥哥阴恻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青玄,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风师大人气上心头,甩开对方的手:“关你什么事……你起来!”

师无渡冷笑一声,转眼间将师青玄扛在了肩上。

“你等着。”水师皱了皱眉,近乎温柔的拍了一下正在挣扎的风师的屁股,笑着对裴茗说。

无辜躺枪的裴将军蹲在地上默默抠土,看见了一片皂黑色的衣角。

“风师也不小了,到时候了。”裴茗没有抬头,在地上画起了圈:“以后谁给他开个苞师无渡还得打死那姑娘。”

“这就是你看的不通透了。”灵文笑了:“舍不得让别人来,最好的就是亲力亲为。”

殷殷红豆 入骨相思(3)

男闺蜜带来了脑洞
准备玩点穿越的

“林同学?林同学!”意老师气不打一处来:“你在战场上已经可以用意识力掀翻一队人马了,怎么还带越练越回旋的!”

“意先……不,意老师”林三酒懒洋洋地卧在榻上,把玩着手里的指环:“我昨夜是醉宿,喝了礼包的醒酒汤这脑袋还疼着,您且先饶过我。”

老天爷对稀奇古怪的东西毫不吝啬,一股脑的全砸在了自己的头上,例如日日粘在身后一口一个姐姐的礼包,还有一个自我意识清晰的指环。

听旁人说,这指环是她出生时握在手里的,四舍五入就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分分合合十几年在爹娘辞去后才真正到了自己手里。这指环里别有天地,说白了就是个书屋;自己姐妹的口气听起来可比自己年长得多,加上她教了自己师傅都不会的武艺,自然要尊称她一句先生。

这指环说自己姓意,一句意先生刚说出口,就被指环结结实实打了一下一边的面皮。

“我XX是女的!”先生如是说。

之后接而又皮了几次,最终被打的老老实实的林三酒便顺着指环的心意尊称她老人家意老师,她曾经偷摸把波西米亚拉到一边,问她叫一句先生为何会发怒。

对方绞了半天金棕色的长发,搞得林三酒都想把她一头漂亮的毛拔光。

“可能是葵水失调。”波西米亚一脸严肃。

……怎么办好想扇她。

无意间听到的礼包的表情嫌弃中夹杂着怜悯。

------分割一下

等到清醒了,林三酒便收拾好上了马车。

一旁的丫鬟看着主子一身男子的装扮,出口问道:“郡主可是要去拜访将军。”

“是啊。”林三酒答应道:“不过要先去一趟琳琅阁”

没想到主子万年不出去一次好不容易来了兴致却要逛妓院,还是男人逛的。

怪不得郡主从未和哪家公子交好。

小丫鬟的内心戏有些复杂。

------我再割一下

马车停在了富丽堂皇的大门前,林三酒在小丫鬟有点惋惜的眼神中用大爷步走了下来,用一种极其傻的方式蹭到了一旁的玫瑰园中。

总觉得自己有些煞了风景。

这里很寂静,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确就是那个春光满园的地方。

高人总是会透过现象看本质,比如普通朝贵与市井之民以为这只是一个单纯的花楼,真正的权贵会知道它不仅仅有着单一的作用。

林三酒刺破手指,鲜红的血珠落下,滚落到花心处。

“你来了。”沙哑勾人的声音响起,她看见Bliss凭空出现在秋千上。

Bliss眉眼弯弯,乌黑的秀发滑落到手腕。

她的唇是艳红色的,比这园中任何一朵玫瑰花都要娇艳。

林三酒在美色中挣扎了一番,语气不由得软了下来,她真诚地望向Bliss放在她胸前的手:“咱们能换个姿势聊么?”

“好啊……”Bliss又靠近了她,温湿的气息吐在耳边,女人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脖颈,将她带到了秋千上:“我们要聊些什么呢?”

林三酒看着跨坐在自己腿上的人,忽然庆幸自己不会有更多的生理反应。

“你知道的。”林三酒将几块黑色的石头掏出来:“平乱时发现的,很像楼兰的东西。”

Bliss明显很感兴趣,接过来细细把玩,冲她笑了:“三日后你会知道这是什么。”

“不过……”Bliss眉眼一转,又将雪藕般的玉壁环上:“酬金很贵的啊。”

----放心吧什么也没发生的分割

主子被榨干了。

小丫鬟看着林三酒一脸生无可恋的林三酒,更确定了心里的想法。

我的钱包被榨干了。

林三酒摸着原本满是珠宝的口袋空空如也,生无可恋。

-----我分我分我再分

黑泽忌随手折一枝梅花,挡住了林三酒的攻势。

“我曾经说过你建了个茅房。”黑泽忌反手将林三酒的佩剑打下:“多日不见,我收回这句话。”

黑泽忌在自家徒儿亮晶晶的目光中接过用来讨好自己的八宝酥:“你把这间茅房扩建了还为它配了个阁楼。”

-----不分了完事了

(假)小剧场

林三酒和黑泽忌打得热火朝天时,一支暗箭打断了两人。

用膝盖想,带有皇家符号的箭和如此怂逼的方式也只有那条大肉虫子了。

灵魂女王一脸复杂地被黑泽忌薅到林三酒面前,在对方审视的目光中弱弱道

“陛下让我来捉狗男女……”

(真)小剧场

看到那两块石头,林三酒一眼认出是楼兰的曜石。

至于为什么……

“王妃,殿下送来的XXXXXX”

“王妃,殿下赐的XXXXXXX”

“王妃,殿下给的XXXXXXX”

想到以前自己被斯巴安拐去楼兰的日子,林三酒浑身一震。

好不容易挖的坑因为手抖被工整地填上。

昂,真完事了
冬天琳琅阁玫瑰开是因为Bliss的……魔法?
在主线里云酒是没有么么哒的,那个只是支线乐呵一下。
39的麻麻是穿越的,至于还有别人就不能多说了

糖浆圣诞节(一)

私设主角们都在霍格沃茨
教授照常
主角六年级的孩纸
无脑甜
主角出场次数被吃了,均为侧面描写

1,
“oh!Thomas!”Teresa有些崩溃的声音响起:“今天是圣诞节啊,你居然还没有起床?”

Thomas睡眼惺忪地抓了抓头,随之感觉到一坨不知名物体砸到自己的身上,发出一声闷响。

“圣诞节快乐,Teresa。”Thomas抓起身边的盒子,望向面前火气略高的女孩:“谢谢你的礼物,Minho他们呢?”

“你还好意思说一大清早我去Gally那连蒙带骗好不容易把魔药弄来了天知道蛇院怎么会那么斤斤计较Minho他们被我用三杯黄油啤酒支走了不就是为了给你过二人世界吗我推掉了布伦达的邀约错过了三盒毛毛牙薄荷糖一切就绪你还在睡你到底想不想抓住Newt的心我来时还听到赫奇帕奇的姑娘赞美他的眼睛有多迷人你在不行动媳妇都跑了!”

听着Teresa一口气抱怨了自己的恶行 Thomas忽然有些心虚,不过看她心情似乎在发泄之后转晴,小心翼翼地拆起礼物堆中的巧克力。

“中午十一点禁林旁,放心没有人会打扰你们。”Teresa露出了熟悉的姨母笑,盯着他刚刚咬下的巧克力:“这是前几天缠着你那个爆炸头送来的,我不确定里面除了可可还会有什么别的东西。”

在他的咳嗽声中离开的Teresa愉悦地笑了:“圣诞节快乐,Thomas。”

2,
Newt是个英俊且绝对标准的英国绅士,他精致的礼仪和风度俘获了一大批女孩(甚至来自于斯莱特林),但似乎从未见过他和任何一个女孩有着过多的交往。

“这大概是真的洁身自好吧。”格兰芬多的同学在Thomas身边感叹道,他们目睹了Newt在早餐时拒绝了三封粉红色情书。

Thomas忽然感觉很自豪。

“真是好奇如果姑娘们知道格兰芬多两大男神的奸情之后会是什么反应。”Teresa走了过来,叉起长桌上的培根卷。

“不Teresa。”Thomas很严肃地回答:“我们吵架了。”

“是啊吵架了。”Teresa翻了个白眼:“如果昨天我没有看到你们接吻了我想我会信你的鬼话。”

Thomas深沉地叹气,咬了一口水果糖浆馅饼:“所以他更生气了。”

太甜了。Thomas想到,Newt喜欢布朗尼那种微苦的味道。

“总之你会把他搞定的。”Teresa望着远处的Minho:“见鬼,我不是让布伦达把他拖住了吗?”

“你应该学着强硬一些。”Teresa刚跑两步便回过头:“把他搞定,Thomas,祝你有个美妙的圣诞节。”

3,
“Teresa!”布伦达喊道:“你的魔药课论文写了吗?”

“还没有,不过Thomas写完了,我可以帮你借来看看。”Teresa拿起休息室桌上的盒子:“哦,胡椒小顽童。”

“我记得他以前最讨厌斯内普教授了”布伦达递给她一盒薄荷糖。

“是啊,改过自新了呗。”Teresa面不改色地重复了当初Thomas的交代。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什么的当然都是……放屁。

谁不知道是三年级期末那段时间因为和Minho一起恶补魔药学所以Newt半个月都没有理Thomas他才认真学魔药好吗!

“没关系,爱情和学业是相辅相成的。”看着Teresa又露出熟悉的姨母笑,布伦达有些摸不到头脑。